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ag试玩网站【中金固收·利率】银行负债改革频频成本

  原标题:【中金固收·利率】银行负债改革频频,成本刚性有望打破 —— 机构负债端跟踪2021年6月月报

  近期负债端改革动作频频:现金管理类理财管理办法正式稿出台,银行存款利率定价机制改革也于近期生效,无论是表外理财还是表内存款都面临变革。负债端的变革会带来什么影响?本期负债端跟踪报告结合数据跟踪试图为投资者分析这个问题。

  一、银行表内负债端:存款利率并轨改革迎来重要进展,银行表内负债成本刚性有望打破

  1.存款利率并轨改革近期迎来重要进展。6月21日,市场自律定价自律机制官方公众号公告称,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此次调整的出发点,我们认为主要是两个:一是推进存款利率并轨改革,二是打破负债利率刚性,引导负债成本下降。

  2. 银行表内各项负债端观察:5月存款利率持平前期,定期和结构性存款余额增速延续回落,负债压力仍在,自律机制改革有望推动银行整体负债成本下行,推动银行息差走扩。从定期存款来看,5月余额增速下滑,存款利率持平前期,显示银行定期存款吸存压力仍在增加。因此如果不是自律机制调整利率指导上限,我们预计在定期存款规模普遍回落的情况下,银行没有主动下调存款利率的动力。结构性存款来看,5月结构性存款余额继续下降,截至5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6.35万亿元,较4月末进一步下降2014亿元。当前,尽管监管层尚没有进一步压降规模的要求,但结构性存款规范之后吸引力已经比较有限,真结构转型之后的产品市场接受度也更低,产品发行更为困难。虽然定期存款、结构性存款余额增速有所回落,但整体存款增速并未回落,同比增速持平上期,在8.8%附近,单月绝对值增长回正。我们认为财政存款有较大比例留存在银行体系补充银行负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银行负债端的增速。从负债端综合成本测算来看,5月由于存款利率的刚性,整体银行负债成本指数也呈现刚性的特点。根据我们测算,如果要满足新利率自律上限要求,那么6月银行中长端存款利率需要有较大幅度的下调,或带动综合负债成本指数从5月的1.83%左右下降至1.65%左右,推动6月息差水平较5月抬升20bp以上。

  总体来看,从5月的量价数据来看,银行吸存的压力仍然不低,只不过财政存款的回补小幅缓解了银行负债压力,但在旧定价机制下银行仍面临比较高且刚性的负债端成本。我们预计自律定价机制改革之后,银行整体负债成本有望下行,推动银行息差走扩,利好银行对债券的配置。从目前的配置节奏来看,5月银行表内债券配置量较4月小幅回升但仅持平2019年同期,整体配置节奏仍然偏慢。我们预计随着表内负债定价机制的改革的推进,银行资金配置可能更多流向债市,利于后续利率债的消化。尤其在资产荒问题逐步显现的情况下,我们预计债券市场或将继续迎来较强配置需求,从而推动收益率进一步下行。

  二、 银行理财负债端:现金管理类产品监管正式稿下发,理财负债端成本压力或缓解

  1、现金管理类产品管理办法正式稿对于银行理财负债端的影响主要体现在量和价两个方面:首先、从量上来看,现金管理类产品相比公募货基的优势倾于收敛,进而规模增长可能会有所放缓。现金管理类产品在投资管理要求、流动性管理要求、估值核算要求、认购赎回要求和风险管理要求等于与公募货基维持一致,会带动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逐步向公募货基靠拢,吸引力下降背景下,规模增长可能放缓。此外,还对其规模有一定的限制,规定同一商业银行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其全部理财产品月末资产净值的30%。其次,从价上来看,银行负债成本压力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利于货币政策传导的疏通以及利率市场化的建设。在投资端受到一定限制之后,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投资收益必然会出现下降,从而使得现金管理类产品的兑付收益率出现下行,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引导整体理财负债端收益的下降,进而引导整体银行负债成本的下行。

  2、5月份以来理财产品月度发行回落至4900支以下,环比今年4月份减少9.97%。分银行类型来看,除股份行发行量有所回升,其余各类型银行均出现下降,其中国有大行下降最为明显,超过20%。从收益率方面来看,不同银行和期限收益率涨跌互现,其中国有大行3-6个月和6-12个月、股份行3个月以内期限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明显,幅度在8-20bp。

  3、存量产品具备以下几个特征:根据标准普益统计,截止5月21日,理财产品合计一共有5.12万支理财产品存续。从这些存续产品来看,85%的产品收益类型为非保本浮动收益;74%的产品期限在1年及以内;74%的开放类型为封闭式;89%的产品是固定收益类。相比上月,3-6个月期限产品占比上升,而6-12月期限理财产品回落。

  4、理财子公司:5月份以来高盛工银和恒丰理财公司获批。目前有21家已经开业,另外还有7家已经获得成立理财子公司批复。根据融360数据统计,5月份理财子发行产品支数相比上月增加13.51%,达到420支。封闭式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仍然最高,平均期限为510天,较上个月减少了43天;开放式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182支,平均封闭期10.83个月,与上月基本一致。定开式产品中,其中1年定开产品占比一直最高,合计占比为43.23%。

  总体来看,5月银行理财发行量继续出现明显下降,但理财公司发行支数出现回升,也反映出在资管新规下,银行理财业务向理财公司迁移的特征。收益率涨跌互现,其中国有大行3个月以上期限产品和股份行3个月以内产品收益率下降明显,我们认为未来银行理财收益率会继续呈现下行。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办法正式稿下发对缓解银行负债端成本压力有一定积极作用,但是也会使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率优势消失,其规模增速会出现边际回落,在资产端也不利于部分评级较低、期限较长或者有一定次级属性的品种需求,整体会带动这些品种的利差走扩。

  6月1日,央行官网称,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利率自律机制15家核心成员单位代表参加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优化存款利率自律管理方案,提到要持续发挥利率自律机制重要作用,推动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同时要优化存款利率监管,加强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引导金融机构自主合理定价。6月21日,市场自律定价自律机制官方公众号[1]公告称,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根据报道[2],大部分银行应该在6月21日调整利率。

  此次调整,将银行存款自律定价上限由基准上浮的定价方式调整为加点方式。此次调整的出发点,我们认为主要是两个:一是推进存款利率并轨改革,在2019年LPR改革成功之后,进一步推进存款端的利率与贷款端报价方式维持一致,有助于未来存款利率的市场化调整的推进。虽然这一次调整之后基准仍然保留原来的存款利率基准作为基准,而并没有直接挂钩MLF或者LPR,但报价方式的一致性也为未来存款端与贷款端利率调整有所联动提供了可能;并且存款端保留存款利率基准,也能够保留存款基准利率“压舱石”的作用,为未来存贷款不同幅度的调整提供灵活性。二是打破负债利率刚性,引导负债成本下降,落实政府报告有关要求:“优化存款利率监管,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继续引导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此次调整,总体来看,有助于引导一年以上的长端存款利率下降,推动更多偏贵的长期存款流向更便宜的短期存款,引导银行综合吸存成本下行。从我们的测算来看(测算详见我们的点评报告《存款利率自律机制改革,打破银行负债成本刚性》),不同类型银行综合吸存成本均可能会有小幅下行。我们认为不仅存款成本,我们认为未来自律机制调整之后,银行负债的各项成本可能都会有不同的变化。我们将在本期报告里面具体观察和分析改革可能带来的负债端影响。

  2.银行表内各项负债端观察:5月存款利率持平前期,定期和结构性存款余额增速延续回落,负债压力仍在,自律机制改革有望推动银行整体负债成本下行,推动银行息差走扩

  从利率来看,5月定期存款利率基本维持4月,大额存单利率来看,各期限涨跌互现。从走势来看,定期存款利率一直呈持续抬升态势,大额存单利率则持续高位震荡;且存款利率期限结构较为陡峭,3Y-1Y期限利差高达150-170bp左右,远高于国债期限利差30bp左右。中长期利差偏高。此次利率自律机制调整之后,一年以上的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上限多数低于目前5月的平均利率水平,尤其是国有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超限比较明显,因此我们预计这些银行的中长期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有望有不低幅度的下行,从而改变这些利率的上行趋势,期限结构有望更为平坦化。

  图表5:6月21日执行调整的利率上限以及新上限较执行利率差距测算(单位:%)

  备注:原利率上限三档分别按照基准利率上浮1.4倍、1.45倍和1.5倍计算;新上限为国有银行和其他机构分别在基准利率上加点。标红为调整之前执行利率高于新调整利率上限的情况,这些特定银行类型特定期限的利率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

  从规模来看,5月各类银行、各类型定期存款规模增速均持续回落势头,银行定期存款吸存压力仍在增加。因此,如果不是自律机制调整利率指导上限,我们预计在定期存款规模普遍回落的情况下,银行没有主动下调存款利率的动力。因此,自律机制的调整从行业层面避免的银行之间的存款竞争,一定程度上帮助银行压降了吸存成本。

  5月结构性存款余额继续下降,截至5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6.35万亿元,较4月末进一步下降2014亿元。5月个人和企业的结构性存款均有所下降,其中个人结构性存款下降了1373亿元,企业结构性存款下降了641亿元。分银行类型看,大型银行降幅达到1392亿元,中小型银行规模下降了622亿元。当前,尽管监管层尚没有进一步压降规模的要求,但结构性存款规范之后吸引力已经比较有限,真结构转型之后的产品市场接受度也更低,产品发行更为困难。

  从5月份数据来看,虽然定期存款、结构性存款余额有所回落,但整体存款增速并未回落,同比增速持平上期,在8.8%附近,单月绝对值增长回正。

  从财政存款的变化来看,5月存入银行类金融机构的财政存款远高于存入国库的财政存款,我们估计差值部分留存在银行体系回补了银行存款的不足。从数据上看,5月存款类金融机构的财政存款增幅高达9251亿元,而货币当局5月的政府存款增幅近为3485亿元,两者相差大5766亿元。从历史上来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财政存款和货币当局的政府存款往往有小幅差距,原因在于部分在途财政存款仍在存入国库途中。而两者相差超过5000亿元的大幅背离,我们认为可能还是央行主动管理的结果,将5月上收的税款资金留存在银行负债表上,并未实际缴纳进入国库,从而弥补银行存款的不足。因此,虽然5月财政收入仍然偏高,支出偏少,但实际收支差额部分缴纳国库的较少(3485亿元财政存款上缴规模持平季节性),因此对银行体系实际造成的流动性冲击低于预期。这可能解释了5月虽然个人和企业定期存款、结构性存款规模回落,而整体存款并未回落的原因。

  银行负债端综合成本及息差测算:改革之后边际综合负债成本或有所回落,推动息差有较为明显的回升

  从银行各科目负债成本来看,5月各类市场化定价负债成本均有所下行,但定期存款和结构性存款变化不大甚至可能有小幅上行,综合计算下来5月综合负债成本指数变动不大,微幅回落,仍体现负债成本刚性的特点。根据我们测算,如果6月改革之后中长端定期存款要满足上限,则需要有较大幅度的下调,我们估计可能将能带动综合成本指数从5月的1.83%左右下降至1.65%左右;叠加6月国债平均利率较5月上升,我们预计6月息差水平有望在5月1.01%的基础上有较为明显的抬升,我们估计6月息差水平可能在1.24%左右,较5月抬升20bp以上。

  总体来看,从5月的量价数据来看,银行吸存的压力仍然不低,只不过财政存款的回补小幅缓解了银行负债压力,但在旧定价机制下银行仍面临比较高且刚性的负债端成本。我们预计自律定价机制改革之后,银行整体负债成本有望下行,推动银行息差走扩,利好银行对债券的配置。从目前的配置节奏来看,5月银行表内债券配置量较4月小幅回升但仅持平2019年同期,整体配置节奏仍然偏慢。我们预计随着表内负债定价机制的改革的推进,银行资金配置可能更多流向债市,利于后续利率债的消化。尤其在资产荒问题逐步显现的情况下,我们预计债券市场或将继续迎来较强配置需求,从而推动收益率进一步下行。

  2021年6月11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现金管理类理财管理办法正式落地。我们在6月11日发布的简评《新时代,新规范,新模式》中进行了详细评论。其中对于银行理财负债端的影响主要体现在量和价两个方面:

  首先,从量上来看,现金管理类产品相比公募货基的优势倾于收敛,进而规模增长可能会有所放缓。《通知》对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进行严格监管,将投资管理要求、流动性管理要求、估值核算要求、认购赎回要求和风险管理要求与公募货基维持一致,我们认为这意味着后续现金管理类产品此前的“监管真空”比较优势将被填平。比如过去的期限错配、成本计价等都面临调整,“资金池”的模式无法延续。进而也会带动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逐步向公募货基靠拢,吸引力下降背景下,规模增长可能放缓。此外,相比公募货基而言,现金管理类产品还需要服从“理财业务管理办法”中对于销售渠道和销售起点的限制,意味着其无法同公募基金一样网络销售,并且仍然受限于“1万元”认购起点限制。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公募货币基金的便利性的优势则使得公募基金又具备了吸引力。

  此外,《通知》规定,银行方面,同一商业银行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其全部理财产品月末资产净值的30%。这一条对银行理财运作现金管理类产品的影响也较大,毕竟目前类货基是银行理财规模扩充的主要贡献方,因此对银行和理财而言,未来要么尽快提升其他产品的规模,要么压降类货基的规模。因此,银行理财也面临拓展现有的产品线、新的净值型理财来承接老产品等方面的压力。

  其次,从价上来看,银行负债成本压力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利于货币政策传导的疏通以及利率市场化的建设。在投资端受到一定限制之后,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投资收益必然会出现明显下降,从而使得现金管理类产品的兑付收益率出现下行,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引导整体理财负债端收益的下降,进而引导整体银行负债成本的下行。虽然目前机构结构性资产荒局面下银行负债成本下行对债市边际影响相对有限,但从更长远的角度看,一旦银行负债端成本制约减弱,后续债市需求端消化层面面临的阻力也会相应减弱,对债市中长期而言仍相对有利。尤其从产品需求角度讲,现金管理类产品更倾向于配置短久期资产,我们认为这可以成为政策利率向短端利率传导的良好媒介,进而对利率市场化的推动也将起到积极作用。

  2.2021年5月份理财发行支数继续回落至4900支以下。不同银行和期限收益率涨跌互现。

  5月份以来理财产品月度发行回落至4900支以下。根据普益金融统计,2021年5月全市场理财产品的月度发行量为4838支,环比今年4月份减少9.97%,相比去年5月份下降更为明显,降幅超过30%。

  分银行类型来看,除股份行有一定上升之外,其余各类型银行均出现下降,其中国有大行下降最为明显,超过20%。2021年5月份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和外资银行理财发行支数分别为871支、738支、1942支、1148支和139支,除股份行环比上月出现8.53%的上升以外,其余各种类型银行均出现下降,幅度分别在20.09%、11.24%、9.54%和5.44%。其中国有控股银行下降幅度最大。

  从收益率方面来看,不同银行和期限收益率涨跌互相。根据普益标准统计,国有大行理财产品方面,除3个月以内期限产品收益率上行7bp至3.37%以外,其余各期限产品均出现下行,3-6个月和6-12个月收益率分别下行8bp和17bp至3.31%和3.23%。股份制银行3个月以内产品收益率大幅下行20bp至3.79%,其余银行和期限产品收益率变化不大或者出现上行。其中股份制银行3-6个月和6-12个月收益率分别上行7bp和6bp至3.84%和3.99%。城商行3个月以内期限产品收益率上行4bp至3.89%,3-6个月和6-12个月产品收益率分别下行1bp和7bp至3.9%和3.91%。农商行3个月以内、3-6个月和6-12个月收益率分别上行2bp、上行2bp和下行1bp至3.7%、3.75%和3.89%。

  存量产品具备以下几个特征:非保本浮动收益、1年期限及以内、封闭式和固定收益类。根据标准普益统计,截止6月22日,理财产品合计一共有5.12万支理财产品存续。从这些存续产品来看,85%的产品收益类型为非保本浮动收益;74%的产品期限在1年及以内;74%的开放类型为封闭式;89%的产品是固定收益类。具体来看,

  ► 收益类型:绝大多数理财产品符合新规要求,目前有15%的理财产品是保本浮动收益或者保收益的产品,相比上月环比继续下降1%,分别占比在14%和1%。

  ► 产品期限:相比理财子公司产品,期限整体仍然偏短,6-12个月期限产品占比出现回落,1-3个月产品占比出现回升,其余期限变化不大。其中3-6个月、6-12个月和1-3年期限占比较高,分别达到33%、32%和21%。1年以内期限的产品占比在74%,环比上月变化不大。

  ► 产品类型:固定收益类占绝大多数,占比达到89%,混合类和股票类占比仅有10%和不到1%。

  ► 银行类型:城市商业银行占比最高,在36%,其余股份制、国有控股和农村商业银行占比相差不大,均在20%左右。

  5月份以来高盛工银和恒丰理财公司获批。目前有21家已经开业,另外还有7家已经获得成立理财公司批复。建设银行、工行、交行、中行、农行、光大、招行、兴业、邮政、中信、杭州银行、宁波银行、徽商、重庆农商、平安、华夏银行、江苏、青岛银行、汇华银行、南京银行理财子公司和贝莱德建信理财公司陆续开业。目前还有7家银行已获得成立理财公司的批复,分别是广发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渤海银行和恒丰银行。其中有2家中外合资理财公司,分别为施罗德交银理财公司和高盛工银理财公司。

  理财子发行产品数量上升,封闭式产品封闭期限有所缩短。根据融360数据统计,5月份共有20家理财子公司共发行了420支公募理财产品(含母行迁移产品),相比上月增加13.51%。其中工银理财发行量最多,达到67支,南银、信银、中银、建信和青银产品发行量均在40支以上。封闭式净值型理财产品238支,占比56.67%,平均期限为510天,较上个月缩短了43天;开放式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182支,占比43.33%,平均封闭期10.8个月,与上月基本持平。定开式产品中,其中1年定开产品占比一直最高,合计占比为43.24%。

  资料来源:相关公司网站,普益金融,中金公司研究部;注:统计截至2021年6月22日

  总体来看,5月银行理财发行量继续出现明显下降,但理财公司发行支数出现回升,也反映出在资管新规下,银行理财业务向理财公司迁移的特征。收益率涨跌互现,其中国有大行3个月以上期限产品和股份行3个月以内产品收益率下降明显,我们认为未来银行理财收益率会继续呈现下行。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办法正式稿下发对缓解银行负债端成本压力有一定积极作用,但是也会使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率优势消失,其规模增速会出现边际回落,在资产端也不利于部分评级较低、期限较长或者有一定次级属性的品种需求,整体会带动这些品种的利差走扩。

  本文摘自:2021年6月23日已经发布的《银行负债改革频频,成本刚性有望打破 ——机构负债端跟踪2021年6月月报》

手机号: 400-0585992

公司地址:信阳市西村工业园2号

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ag真人试玩进口【安全】